800文学网 book.800wxw.com,最快更新万钧破 !

    白绕旧部卷土重来是周直授意雷绪所为,目的就是引诱郡国兵出兵,无差别杀戮劫掠也是他的指示,目的只有一个,扔出诱饵等待蔡骁上钩。

    山寨壮大起来,人数扩充以后,短时间暴增的人数除了住房问题让周直头疼以外,最棘手的就是吃饭的问题,手底下的人跟着你无非就是混一口饭吃,连吃都吃不饱谁跟着你干?

    况且周边村庄即使地毯式劫掠一遍也养活不了手下的人,每天都有上千张嘴等着吃饭,所以他就打起了庐江的主意。

    攻坚战肯定不是自己手下带领的小喽啰可以打的,得到高人指点,深思熟虑之后,周直想到这个万全之策,派出小股部队制造声势,让急功近利的蔡骁派出部队剿匪。

    在他预想中,蔡骁能派出六百人就不错了,但蔡骁抱着万无一失的心态派出八百多人让他欣喜若狂。

    不止是王焕有军刺,蔡骁有斥候,达到周直这种规模的盗匪集团也有自己的细作潜伏在庐江城内,观察郡国兵的一举一动。

    蔡骁上钩后,斥候立刻通知雷绪部,雷绪按计划,绕开郡国兵必经之路,朝着庐江进发,在城内细作的里应外合之下不费吹灰之力就从东门攻入城内。

    庐江城仅存的兵力一股脑扑向东城区时,周直带着大部队同样在城内细作的配合下轻轻松松从北门进了城,目标只有两个,粮食和钱,所以他把北城区作为重点劫掠目的。

    两边人马汇合后就开始惨无人道的屠戮劫掠。

    这一切全都是周直精心布的一个局,所有棋子都被他计算到了,唯独王焕隐藏在暗处的力量是他没有察觉的。

    王焕大致分析出了这一切,只能暗叹此计高明,幸亏南门已经被七八十个郡国兵士兵用生命作为代价纵火焚烧了。

    叹了口气带人扛来几根大腿粗的柱子,把门从里面死死顶住,确保大门足够安全才拿起自己的复合弓,挂上装满羽箭的箭囊翻身爬上房顶,此时车行外面的盗匪越聚越多。

    包围在平安车行外围的盗匪畏惧弓箭的远程杀伤力,没有一个敢冲过来,只是拎着刀叫嚣着,聪明一点的还捡起地上的石块、碎砖头砸过来,四五十米的距离还能准确无误地把石块砸过来,这准头不去练飞刀可惜了。

    咻咻咻!

    车行员工手中的羽箭脱弦而出,箭矢呼啸而去,盗匪迅速撤回巷子里躲过一轮箭雨之后探出头大笑着嘲讽着对手,更有甚者极其嚣张脱了裤子撅着屁股赤luo裸的挑衅。

    咻咻咻咻咻咻!

    咻咻咻咻咻咻!

    咻咻咻咻咻咻!

    三轮箭雨之后,平安车行毫无斩获,士气大受打击,很多员工都开始焦躁不安,呼吸加快,握弓的手也因为用力过猛开始颤抖。

    王焕趴在青瓦覆盖的门头上大喝一声:“所有人,停止射击!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射击!”

    众人只得无奈的放下手中的木弓,躲在军刺成员抬着的木板后。

    听见王焕所下的命令,盗匪重振旗鼓从巷子里、围墙的死角下,拿着地上拣到能投掷的东西,继续对墙上屋顶的员工投掷。

    就是这帮人让自己死了不少兄弟,而且郡国兵全都躲了进去,不到两百人而已,不把这些人斩杀,那些兄弟就白白送死了!

    眼看着一名盗匪退到巷子里,手里拿着一个火把点燃,往后退了几步助跑冲出巷子。

    王焕当机立断,迅速抽出一支羽箭,左手握弓半跪起身,前手推后手拉,搭箭开弓行云流水,屏息凝视着冲出来的盗匪,右手拇指紧贴颧骨,右眼顺着箭杆向前延伸,瞄准盗匪下一步到达的位置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噗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吧嗒。

    火把从盗匪手中脱落,他瞪大双眼看着门头上半跪着的王焕。

    喉咙已经射穿,羽箭强大的穿透力在贯穿盗匪的喉咙后,钉进他身后的砖墙上,箭尾颤抖着,一滴滴血液从箭杆滴落,盗匪双手捏住自己脖子身体缓缓软下。

    所有平安车行的员工在王焕起身的那一刻都朝他看来,在他撒放的一刹那,诡异的一幕出现了,感觉不是王焕射中了盗匪,而是盗匪自己撞上王焕的箭,这就是王焕强大的预判能力!

    巷子内一名盗匪蹲着身子想冲出来把同伴的尸体拖回去,刚刚探出半个身子时,王焕再搭一支羽箭刚要开弓,突然之间似乎预感到危险,没有拉开弓弦而是整个人迅速趴去,就在他趴下去的一瞬间,一支羽箭擦着他的头皮飞过。

    在第二支箭射过来之前,旁边一名军刺的队员不顾一切朝他飞扑过来,整个人压在王焕身上,保护住他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“啊!!”

    随着巷子里又一支羽箭射出,王焕明显的感到压在自己身上的军刺成员全身绷紧,他没有任何犹豫抱着身上的队员直接往院内滚下去,房檐下的郡国兵眼疾手快,迅速接住两人。

    蹲在地上的盗匪,趁着王焕被压制的空隙把同伴的尸体抱起来,而此时陆锋手中的羽箭已经呼啸而出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出来的盗匪被一件射中脖子,软绵绵的倒了下去。

    王焕摔下房顶后顾不上别的,爬起来就查看那名队员哪受伤了,一支黑色箭矢刺进他的大腿,箭头已经从大腿另一边冒了出来,不过出血量不是太大,所幸没有划破动脉,王焕迅速让人抬进临时的医护中心,员工宿舍。

    王焕带着一腔怒火再次爬上房顶时,巷子内差点射杀王焕的盗匪收起雕弓,探出半张脸扫视一眼下平安车行房顶的守备力量,迅速缩回巷子里,对其余盗匪说道:“对面有高手,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
    旁边一个盗匪带着哭腔说道:“二当家……可我哥被他们杀了啊……这仇咱就不报了吗?”说着看了看旁边脖子被贯穿死不瞑目的盗匪。

    被称作二当家的这人就是投靠周直的雷绪,一顶兽皮帽子戴在头上像小日本的军帽一样,盖住耳朵,浓密的胡子挡住半张脸,脸上一道疤痕从耳根延伸到嘴角,尽显粗狂。

    雷绪抚摸着雕弓无奈的说道:“人家早就占着高处了,现在出去和送死无异。”

    一干盗匪报仇心切,对平安车行的人恨得牙痒痒的,却只能躲在弓箭无法触及的死角,虽然已经有三四百人往这边聚集,可对占领制高点的平安车行员工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王焕聚精会神的观察着街道的一草一木,突然远处传来哒哒哒哒哒的阵阵马蹄声,声音越来越近,听到马蹄声让对峙中的王焕喜出望外,郡国兵终于来了!!

    理想总是丰满的,现实总是骨感的,远处疾驰而来的五十多骑不是郡国兵先头部队,而是匪首周直带着自己的亲卫队赶了过来。

    王焕看清冲在最前面的周直,发福的身材,一身黑色兽皮大衣裹住肥胖的身躯,看到装束不一的骑兵他深吸一口气,仰面躺下,大吼一声:“放箭!!”

    咻咻咻咻咻咻

    “吁!!”

    周直猛拉缰绳,马匹高高跃起前蹄躲开羽箭,缰绳往左边一带,马匹往左边一挪。

    受惊的马匹站立住后,周直从马鞍左侧抽出长刀翻身下马,跑进一条小巷子里,对着巷子里畏首畏尾的盗匪怒吼道:“你们这帮酒囊饭袋,带老子去找老二!!”

    在小喽啰的带领下,七拐八绕,从错综复杂的巷子里绕到雷绪和王焕对峙的巷子里,人未到声先至:“老二!你干什么吃的!带着三百人拿不下一户人家!!”

    雷绪拨开众人,一脸歉意来到周直面前自责道:“大哥,是小弟办事不力,这户就是鼎鼎大名的平安车行,不知道他们哪来的一支训练有素的人马,光弓兵就有近百人,现在全蹲房顶上,还有人拿着木盾帮他们防御。”

    “哦?近百人?”周直这才联想到,刚刚自己险些摔下马就是拜他们所赐。

    雷绪点点头:“嗯,近百人,而且蔡骁带着残部以及家眷躲了进去。”

    周直仰天长笑道:“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蔡骁这小子在这?他和平安车行的少爷不是有过节吗?猫和耗子在一起了?有意思有意思,既然蔡骁在这那就好办,南门已经被毁了,我刚带人从那过来,我们时间不多了,弓兵留给你,我再留一百人给你,我要先行前往城北,你在这不惜一切代价一定要生擒蔡骁或者他的家人,如果你这边失手,我们就功亏一篑了。”

    在周直下的这盘棋里,蔡骁还扮演一个重要的角色,还没出发时,周直就下了死命令,一旦进城首要目的就是活捉蔡骁或者他的亲人,其次才是劫掠。

    不管得手或者失手,有蔡骁在手的话,至少撤退时能把损失降到最低。

    庐江城内能直接威胁到他们的就是蔡骁手下的郡国兵,蔡骁是庐江郡国兵最高指挥官,声东击西成功之后要活捉蔡骁轻而易举,只要抓住他就有了退路。

    交代完一切,周直带走了三百多人奔赴城北。

    此时躲在平安车行内的蔡骁丝毫不知道,自己已经被圈定为首要人物,屋顶上围墙上的车行员工在烈日的炙烤下也备受煎熬,汗水浸湿了他们的衣襟,但大敌当前,和敌人的对峙还没结束,他们不敢有丝毫怠慢。